提起在娱乐圈的开国将帅后代,很多人都会想起韩雪,想起柯蓝,其实,还有一位开国少将的孙女,虽然在娱乐圈名气不是很大,但却被国外媒体连续三年评为“中国第一美女”,把范冰冰都甩出去几百里。

这位开国少将,名叫朱虚之,浙江临海人。

图片 1

朱虚之早年在国民党军事交通技术交流所学习,后来加入了红军的队伍。大家都知道,战场指挥离不开通讯,一旦通讯断了,就像人的耳朵聋了,对战争的影响极大,因此朱虚之到了红军后,立刻受到了优待,成为我军少有的无线电通信技术人才。

抗战爆发后,朱虚之担任八路军总部无线电大队副大队长,在平型关大捷中,前线指挥的林彪跟总指挥朱德之间的联络,就是朱虚之一手操作的。

解放战争时期,朱虚之被派到东北,担任东北野战军司令部通信部政委,成为四野通信工程的创始人之一。

建国后,朱虚之担任空军司令部通信处处长等职,并于1955年被授予空军少将。

2000年11月8日,朱虚之在北京病逝,享年88岁。

朱虚之有四个孩子,其中次子朱汉滨生了个女儿,名叫朱珠。

也许是继承了爷爷的革命情怀,朱珠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了独自环球旅行,足迹遍布亚洲、欧洲、美洲,为她日后的国际化风格奠定了很大的基础。

朱珠最为人所知的,是她在《MTV天籁村》的主持。2005年,21岁的朱珠参加了MTV全球音乐电视台举办的一次比赛,获得北京赛区冠军,从此开始了娱乐事业。

后来,朱珠经常在影视剧中出现,比如刘德华、巩俐主演的《谁知女人心》,汤姆·汉克斯、哈利·贝瑞主演的《云图》,还跟尤文图斯的老板传出过绯闻。

2012年有一期《天天向上》,请了四位美女主播,除了朱珠,还有浙江卫视的伊一、安徽卫视的余声、凤凰卫视的竹幼婷。应该说,在那期节目中,朱珠是最惹眼的一个,性感、大方,很有国际化的风格,另外三位美女主播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

而且,朱珠还有一个非常牛的标签——中国第一美女。

这个评选是国际上一家很有名的电影评论网站做的,从1990年开始,每年都会评选出全球100位帅哥和100位美女。其中,朱珠在2013年、2014年、2015年连续三年都是中国美女的第一名。

2015年的榜单中,共有四位中国美女上榜,朱珠排26名,鞠婧祎排53名,刘亦菲排77名,柳岩排89名。至于我们中国人热捧的范冰冰、高圆圆这些大美女,都没有上榜。XLW

在解放之前,中国经历了抗日战神和解放战争,在长达十几年的过程中,涌现出了很多著名的将领。

后来新中国成立了,有的将领因为立下了赫赫战功,成为开国上将。而在这些开国上将中,有三位比较特别的,他们分别是陈明仁、陶峙岳和董其武。为什么说她们比较特别呢?

图片 2

原来他们本是国民党方面的高级将领,因为在解放战争中,他们选择了弃暗投明,率军起义,为新中国的解放做出很大的贡献,因此被授予上将军衔。

在这几位开国上将中,有一个比较特别的,那就是董其武。

董其武有一个外孙女,名字叫李洁。她高中毕业后考上了西安第四军医大学,由于李洁长得非常秀气,可以说如花似玉,被很多人称为“东方明珠”。

后来李洁之所以非常出名,是因为她的婚姻充满了传奇色彩,而且她的丈夫是一个身份特殊而且非常有名的人。

那么,她的丈夫到底是谁呢?下面我们就给大家详细的说一下整个过程。

那还是上个世纪的1977年,十年文革刚刚结束才一年左右,当时董其武身为国家领导人之一率全国政协参观团跑到四川进行考察。而在考察团成员当中,有一个西藏的干部,他的名字就叫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

上个世纪的人应该都知道他的名字,他就是大家熟悉的佛教的代表人物。新中国成立时他以班禅的身份致电毛主席和朱老总以示祝贺,表示拥护新中国,成为一名爱国的佛教人士,后来官至全国政协副主席,属于副国级干部。

那么,李洁和他是怎么认识的呢?说起来也相当有意思。

当年,由于“文革”原因,班禅被关押起来,在漫长的岁月中他觉得很孤独寂寞,后来他和董其武的警卫说,想找个女朋友,警卫就把想这件事告诉了李洁,让她想办法,毕竟她所在的单位女同志比较多,容易找。李洁觉得这样的事情是好事,成人之美,但是起码得先见见面看看这个班禅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吧,不然怎么跟人家别的姑娘说?

不料,班禅一见到李洁,就心动了。看到李洁长得亭亭玉立,如花似玉,班禅见了面就直接表白。

李洁和班禅聊了一会,觉得这个人还不错,长得气宇轩昂,谈吐不凡,于是不顾家人的反对,硬是答应了,自此成就了一段佳话。而且据说两人的婚事当时还是邓小平亲自给批的。

怎么样,这段婚姻是不是很富有传奇色彩?而且李洁嫁给班禅之后,不仅仅是个人婚姻很幸福,而且对当时西部地区了解沿海地区文化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促进了民族团结。

提起李谷一人们印象最深的还是那首春晚必唱歌曲《难忘今宵》,这首歌曲持续播放了近30年,成为一代中国人的记忆。

李谷一是中国著名的女高音家,国家一级演员,1961年开始舞台生涯,1964年凭借个人首部花鼓戏电影《补锅》,而被观众所熟悉,随后陆续唱了许多知名民歌,红遍大江南北。

朱虚之被派到西南。李谷一1944年出生于云南昆明,从小就特别喜爱艺术,很有表演天赋,中学毕业后,考入湖南艺术学院专修中国古典舞蹈,从此走向了表演的道路。

朱虚之被派到西南。1964年20岁的李谷一因《补锅》一炮走红,还受到了毛主席和周总理的亲自接见,足见李谷一的演艺实力。然而在感情生活上,李谷一并非一帆风顺,她的第一任丈夫金铁霖是中国音乐学院院长,是中国音乐界泰斗级人物。李谷一曾经是他学生,可惜婚后两人感情上出了问题,而且没有孩子,最终以离婚收场。

朱虚之被派到西南。李谷一第二任丈夫肖卓能出生于1938年,曾任山东政协副主席,是副部级干部。两人婚后感情很好,育有一女儿。更为厉害的是丈夫肖卓能的父亲肖劲光,他是新中国的开国将军,中国首任海军司令员。毛主席曾经称只要肖劲光在,海军司令就不会换人,肖劲光的几个孩子也都很有出息,其中三个也都成为了将军。

肖劲光1903年出生于湖南长沙,小时候家境比价贫困,父母紧衣缩食让他进入新式学堂,肖劲光不负众望,学习也很优秀,14岁时考入长沙长郡中学,16岁时参加了“五四”爱国运动。1921年因为成绩优秀被送往苏联继续深造学习,在苏联还见到了列宁,成为少数见过列宁的共产党人。

在抗日战争时期肖劲光任联防军副司令,他领导的军队与八路军第120师合编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多次挫败日军对黄河防线的多次进攻,保证了边区和中共中央的安全。新中国成立以后,肖劲光负责组建中国的新式海军,任海军司令员兼第一海军学校校长。1989年3月29日因病去世,享年86岁。

朱虚之被派到西南。求学于长沙第一师范时(1914一1918)的毛泽东,正值青春年少,英姿焕发;做事严谨,细心,果断,勇于担当,已然湖南长沙的风云人物。

为救国救民之理想,到处呐喊奔波,成为众多女性同伴钦佩的对象。在众多倾慕者中,敢于打破传统束缚,说出心中所爱,勇于追求他的人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拥有”长江以南第一才女”之称的陶毅。

陶毅(1896一1931),字斯咏,本也是湖南湘潭人,出生于商人之家。由于家里生意越做越大,父亲举家迁往长沙,而陶家后来成了长沙数一数二的富豪。

作为家中的独女,父亲也算开明,一直让她上新式学校,并于1916年考入爱国人士朱剑凡先生创办的长沙市周南女子中学,入师范科二班就读,与中共早期女革命家向警予是同窗和好友,当初著名的”周南三杰”(陶斯咏,向警予,蔡畅)之一。她才华横溢,擅长文笔,性格开朗,是激进的爱国女青年。

朱虚之被派到西南。著名教育家杨昌济先生一生有三个最得意的弟子:毛泽东,蔡和森,萧子升,号称”湘江三友”。

名符其实,他们都是热血青年,心系苍生的国之栋梁。三人之谊或早或晚,但都成熟于长沙第一师范。由于志同道合,在长沙期间,共同创办了革命团体一一新民学会,志在探求救国救民之道。

在杨昌济先生的介绍下,陶斯咏成了新民学会最早的女会员之一。也在此时,结识了毛泽东,并爱上了他,两人也产生了一段让人羡慕和惋惜的恋情。

陶家是长沙富翁,而毛泽东则是地地道道的湘潭农民之家,虽家境也可,但不可与陶家同日而语,乃天壤之别。再加上毛泽东在当时虽名声在外,但工作生活都不稳定,又有暴力革命的倾向,1916年领导反袁驱张(张敬尧,时任湖南督军,袁的支持者),后又领导学生运动,工人提薪。

而陶斯咏又是家中独女,因而陶父坚决反对女儿与毛泽东来往,使得两人纯真的爱情戛然而止,令人遗憾和惋惜。

朱虚之被派到西南。对于陶斯咏这个性格开朗要强,敢于抛头露面,追求所爱的女子来说,她与青年毛泽东的这段恋情是美好的,他们志同道合。

在新民学会里共同探讨如何挽救国家于水火,虽然她提倡教育救国,但也支持毛泽东”改造中国与世界”的口号;毛泽东,萧子升,易礼容等在长沙创办文化书社,她鼎力相助,是出资最多的人之一,一直追随毛泽东左右,出双入对的出现在各种场合,毛泽在是她的初恋,是她的全部。

但正因为如此,他们的爱情对她来说,也是致命的。由于家庭的坚决反对,被迫与毛分手,在内心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痕。期间态度鲜明的拒绝了湖南学生领袖彭璜的追求,且终生未嫁。可想而知,她对自己短暂一生的初恋,有多刻骨铭心。

俩人的爱情中止了,但友谊却在延续,也可以说伟人毛泽东也是异常珍惜他与陶斯咏之间的这段感情,在用另一种方式关爱着对方。在1918年和1919年,毛泽东离开长沙去北京期间,还曾不断地给她写信,鼓励她去外地深造。

还于1921年参加完中共一大后返回长沙的途中转道南京,看望了在金陵女大进修的陶斯咏。造化弄人,世间之事,总难完美。毛泽东于1920年在长沙与杨开慧结婚,后走上了职业革命家的道路,从此,她和陶斯咏之间再无相聚,天各一方,彻底失去了联系。

本就在毕业之后任教于周南女中的陶斯咏,则一直践行着自己的理想:教育救国。奔走于长沙,上海,南京等地,创办女校,致力于提高女性地位,培养出了丁玲等著名的女弟子,探索着教育之路,成了当时小有名气的女教育家。本可大有成就,奈何上天不公,在她正值壮年之季,夺走了她年轻的生命,时钟定格于1931年,年仅35岁。

而早已杳无音信的毛泽东,正指挥红军转战于瑞金一带,反击蒋介石的围剿,并不知道故人的离去。也从未见他于后来的生活中提过。他们都把青春献给了历史,却把自己的感情深深的埋藏于心底。

这并非传闻野史,也不是花边轶闻,而是见证于毛主席青年时的好友萧子升(后因坚持无政府主义与毛分道扬镳,于1924年进入国民党政府任职,1949年随蒋去台湾,后去美国,转往南美乌拉圭并终身生活于此,一直从事教育),易礼容(中共湖南的第三个党员,领导人之一,1997年去世,享年99岁)的回忆录中。

李讷、林豆豆、聂力、陶斯亮被誉为共和国四大红色公主,本文是当事人之一的陶斯亮所写,记述了四个女孩不同的人生经历。

我是不愿翻阅旧相簿的。那永远逝去了的过去,有着我太多太多的快乐和太多太多的幸福,以至我都不愿再去触动它,就像那些陈年老酒,封存的年月越久,反而越舍不得品尝了。

图片 3

从左至右 李讷,林豆豆,聂力,陶斯亮

可是有一天,也不知是那根筋兴奋了,竟将相簿统统抖落出来,在床上摊了个横七竖八。我打开了其中的一本,纸皮面的,微微有些泛黄,里面全是我童年和青少年时代的照片。照片上的那个小女孩是如此的稚气,那双清澈透明、无忧无虑的眼睛,似乎总是在憧憬着一个七彩的梦。

“难道这是我么?我曾经这么年轻过么?”我反复莫名其妙地问着自己。就这样信手翻着,翻着,突然,我的眼光停留在一帧照片上,就再也移不开了。

这是张极普通的黑白照,由于是阴天,整个照片显得乌涂涂的。照片上的四个姑娘并排而立,背景是荒凉的深圳罗湖桥头,时间是1961年元月。

照片上的姑娘衣着朴素,甚至显得土里土气的,即便是在以朴素为时尚的60年代,像这样的女孩子,也不会吸引行人投来一瞥的。

然而,她们却使我怦然心动,使我百感交集。一种从久远往昔被唤回的迷惘深深攫住了我,以至连现实也变得模模糊糊,不可思议。是的,是的,我很难将照片中的这四个女孩子与今天相联系。

她们是谁?她们的过去是怎样的?如今她们又在哪里?好,让我一一来做个介绍吧。

图片 4

最左边这个,像个土改工作队女队员似的,是当时被称之为“红色公主”的李讷(毛泽东和江青的女儿);再过来的陕西土妞是林立衡——林豆豆;第三位像知识分子的是聂力;顶右边这个像女子钻井队长的便是我。那时候的我们是多么年轻,多么健壮,又是多么的纯朴啊!

先说聂力吧!她的经历是很独特的,她4岁就陪母亲坐牢,其后,由于革命战争环境的恶劣,她的父母只好将她寄养在老百姓家里。她就像旧中国成千上万的农村娃一样,在风里雨里、饿里冻里长大。

稍大点又去纱厂当童工,就像夏衍写的《包身工》那样,瘦小的身躯负荷着超强度的劳动,倍尝人世的艰辛,度过了苦难的童年。直到十二、三岁才回到父母的身边。

待我见到她时,她已从苏联学成归来。她毕竟不同于我们这几个半大不小的中学生,她已经是大人了,懂得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漂漂亮亮的。一头柔发很适度地烫了边,小翻领的深色衣装更是增添了几分成熟和稳重,白皙的皮肤和红润的面色,使她看上去是那么的健康和富有朝气。

她待人亲切真诚,性格温厚开朗,什么时候都是笑吟吟的,很有股子大姐风度,跟她在一起使人感到松弛舒服,因此我非常喜欢她。

她这年在广州留园与丁衡高结婚,我参加了他们的婚礼。我从未见过这么隆重又这么简单的婚礼。说简单,是她和丁衡高就那么平平常常地结了婚,日常的装束,没有喜宴也没有贺礼,唯一体现喜庆的是一张大红纸,不知哪位老帅在上面写了首贺诗,内容却忘了,依稀记得诗里含有丁聂的名字。

说隆重么,也是了不得的!因为有一半以上的元帅参加了这场婚礼。聂力的婚礼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从此后我不羡慕婚纱和喜宴,我认为这才是真正摆脱传统的现代意识,是真正的洒脱!

以后我去了上海念书,直到粉碎“四人帮”,再也没有见过聂力,但是我可以想象到她“文革”期间的境遇。两年前,有次我与钱老的秘书通电话,她正好在旁,听说是我,就接过电话聊了会儿,依然是直呼我的小名,依然是热情而诚挚的,依然颇有大姐风度。

前年2月份,我陪妈妈去看聂伯伯,本以为能见到她,却不想她开会未归。虽然聂力和丁衡高都已是我军高级将领了(聂力是我军五个女少将之一,以后晋升中将)。但仍尊崇着中国传统孝道,一直陪伴在年迈的父母身边,尽管只住一间小屋子。聂伯伯虽已90高龄,又染病在身,但仍然穿着一身绿军装,使你感到这是位至死不会脱下军装的老军人。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