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核心提示:至于所谓蒋介石在台湾海峡对解放军海军“放行”一事,更属毫无根据的胡编。有的小报还描绘当时蒋介石的表情和言语,明眼人一看便是“演义”,哪一个人在场看到并能证实呢?

徐焰少将:西沙海战时蒋介石“协助”过大陆吗?

1974年的西沙海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维护领土主权的一次重要作战行动,不过出于某些限制,一些决策极少公开报道,结果在一些非主流媒体上出现了不实传闻以吸引眼球。例如从1990年代以后,国内一些刊物和文学作品叙述1974年1月西沙反击战时,曾以小说式笔法说蒋介石得知解放军舰只穿越台湾海峡时下令“放行”。近年网络上文章不仅引用此传言,还为美化蒋介石越写越玄,甚至还写出什么“护航”、“供应”和“打开航标灯”等离奇细节,造成以讹以讹,被一些人信以为真并引用。

民国政府自上世纪30年代起标出的地图,就将南海岛屿标明为中国领土,1946年国民党军还派一个连进驻南沙最大的岛屿太平岛。国民党政权退到台湾后,也延续这一立场,这与新中国的态度确实是一致的。不过蒋介石及其后继者出于根深蒂固的仇共心理,同越南的反共政权(包括保大政府和后来的西贡政权)一直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根本没有采取过同大陆方面合作保卫国家领土的行动。

从上世纪30年代起,法国、日本便相继侵占了西沙、南沙群岛的主要岛屿。1954年印度支那战争停止后,法国军队撤出越南,南越当局却继承法国殖民者的衣钵,于1956年又派军队侵占中国的西沙和南沙的几个主要岛屿。此时台湾当局在表面上虽未改变对南海归属的立场,却同美国、韩国一起大力援助南越政权,60年代至70年代前期在西贡派驻庞大的军事顾问团,并派出空运人员协助南越军队作战。蒋介石特别欣赏的将领胡琏便长年以“大使”身份驻在西贡,向南越军提供“剿共”经验,结果其住所还受到越共游击队的爆炸袭击。1973年春美国从南越撤军后,台湾军事顾问团仍留西贡,在此后两年间继续向其提供军事援助。1974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同南越海军发生西沙海战后,台湾当局继续支援南越当局。驻太平岛的国民党军还接到命令,如果中共海军舰艇靠岸便开火,而南越舰艇靠近则“劝他们离开”,其立场站哪一边不是清清楚楚吗?

1975年4月,南越政权遭越南人民军总攻而崩溃时,台湾军事顾问团坚持到最后才撤离。西贡政权末代“总统”阮文绍因怨恨被美国抛弃,选择了台北作为逃亡后的栖身地,以显示感激之情。这些史实,在当年是关心国际时事的人所共知的。说蒋介石在大陆与南越政权发生冲突时“协助”大陆,这岂不是因别有用心而颠倒历史的谬谈?

至于所谓蒋介石在台湾海峡对解放军海军“放行”一事,更属毫无根据的胡编。有的小报还描绘当时蒋介石的表情和言语,明眼人一看便是“演义”,哪一个人在场看到并能证实呢?真实的历史事实是:1974年解放军海军同南越海军发生西沙海战后,因南海舰队力量不足,从东海舰队调几艘舰通过台湾海峡南下,途中未遭国民党军拦截,却并非台湾当局故意“放行”。1965年“八六”海战和崇武以东海战后,台方海军因遭痛击已不再向解放军海军主动攻击,解放军也不主动打击对方,大陆的舰船在台湾海峡的活动未受拦截已成多年惯例。至于台湾方面提供“护航”、“供应”等说更是向壁虚构,“打开航标灯”、发出“请通过”的信号是属违反航海常识的臆想。了解台海地理的人都知道,海峡宽度最窄处也有130多公里,而并非狭窄水道,在如此宽阔的航道打开岸边“航标灯”,船上的人谁看得见?

近些年来随着两岸关系的改善,客观地评价国民党当年的一些领导人也成为大陆史学界的共识。不过有人利用这种形势,以胡编或引用不实资料的方式来吹嘘当年国民党的一些头面人物,在一些网站上这种倾向又特别严重。例如有人一味吹捧蒋介石如何“抗战有功”,却闭口不谈他丢弃东三省的“不抵抗”政策,还颂扬上海黑社会头子杜月笙如何“扶危济困”,大谈四川的大地主、恶霸和袍哥首领刘文彩如何“造福乡里”……其言外之意不就是想显示中国革命打倒的都是些“好人”么?若认真地看,这方面的一些吹嘘和不实宣传已不简单是史学问题,有些已是国内外反华敌对势力组织的舆论战的一部分,其目的就是通过美化当年中国革命的对象,来否定当年革命战争和建立新中国的合理性。因此,揭露和批驳美化历史反面人物的一些谣言,不仅涉及是否对读者负责,也是关系到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和现实政治态度的大问题。

相关阅读:西沙海战:中方小艇打败南越4艘美式战舰

核心提示:我们用了3小时,从榆林港来到永兴岛。我们这艘281猎潜艇的装备,和南越军舰的装备有多大区别?南越是4条军舰,都是美国造,总排水量吨位计8395吨,而我们是6条艇,加起来也没有它一艘军舰的吨位大,总吨位只有两千多吨。271编队,两条艇加起来600吨;281编队两条艇加起来800吨;389编队两条艇加起来1200吨,都是中国自己建造的。南越每条驱逐舰都是一千吨以上。只有10号是护航炮舰,小一点,满载排水量945吨。

亲历西沙之战

口述│张毓清 整理│杨东晓

西沙之战,是建国后海军第一次与外国作战,并收复领土。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榆林基地护卫舰一大队航海长的张毓清曾亲历中国收复西沙的战役。他的口述,从海战亲历者的视角还原了战争的现场。

1973年9月,南越将南沙群岛的南威、太平等十多个岛屿划入南越版图,给了南越的福绥省,并派军舰在中国西沙永乐海域活动。这段时间前后,南越还偷偷地把中国在南沙群岛几座岛屿上的主权碑换掉。

到了1974年1月,南越进一步向中国西沙群岛扩张军力,继先前窃据了珊瑚岛后,进一步企图侵占甘泉、金银等岛。

1974年1月11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谴责南越侵犯中国领土,重申中国对南沙、西沙、中沙和东沙各群岛拥有领土主权,4天后,南越派出驱逐舰侵入西沙的永乐群岛海域,挑衅在甘泉岛作业的渔民,并炮击甘泉岛。1月17日、18日,南越派往永乐群岛的军舰达4艘。

正在轰轰烈烈地进行“文化大革命”的中国,海军建设遭到破坏:规章制度都成了废纸、训练也不正常、舰艇在航率低。面临这样的困难,中国海军仍然打赢了西沙之战,维护了国家主权。

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榆林基地护卫舰大队航海长的张毓清,当年32岁,被借到汕头水警区猎潜艇281编队任航海业务长,亲历中国收复西沙的战役。他的口述,从海战亲历者的视角还原了战争的现场。

■ 子夜:紧急出港

1974年1月12、13号左右,我们已经听说中国在西沙群岛和南越有磨擦,后来听说,军委副主席叶剑英讲了一句话。到了1月16日,西沙作战就开始了。我们当时在基层,听不到叶剑英这话,是打完仗之后听说的。(当时由叶剑英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他认为,“如果南越当局不顾中国政府的声明和警告,继续入侵中国的领海和岛屿,并发动武装进攻,人民解放军必须进行自卫还击”。来源《叶剑英传》。
1月17日,叶剑英向总参谋部发出指示:“西沙斗争开始了,立即组织班子,加强值班,注意掌握情况,准备打仗”。来源《叶剑英年谱》,编者注)

1月18日,周恩来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议中央军委以叶剑英牵头,有王洪文、张春桥、邓小平、陈锡联参加的五人小组,讨论处理军委的大事及紧急作战事项。(1月19日,南越西贡当局接连入侵西沙群岛,周恩来告叶剑英召集五人小组研究商讨作战方案,部署自卫反击事项。来源《周恩来年谱》,编者注)

这是毛泽东主席在世时,决心打的最后一仗。这是毛泽东的决心,作为我们,在基层并不知道上层的决定,这都是保密的。(政治局确定,军委6人小组“对内对外不行文,一律以军委名义下达”,毛泽东同意政治局上述决定。来源《叶剑英年谱》,编者注)我所知道的是,“281编队”在17日晚上已经从汕头港航行了七百多海里,驶到我所在的榆林港了。他们来榆林是为了到西沙执行任务。281编队,由281、282两艘猎潜艇组成,这两艘猎潜艇都是国产的。我当时是南海舰队榆林基地护卫舰一大队的航海业务长。我们的舰没有派到西沙去,因为军舰机械有问题。

军舰上第一部门叫航海部门,第二部门叫枪炮部门。我是在舰上锻炼出来的,在护卫舰干过航海长、副舰长、舰长,后来调上来到大队当航海业务长。我们大队一共有四艘舰。

17日晚上,281编队从汕头驶到榆林,大队长叫刘喜中,后来听说,他在榆林基地作战室领受任务时,提出来叫一大队的张毓清支持他一下,因为西沙他从来没去过。他当时就用作战电话请示舰队司令部,舰队司令员就这样定了。

我接到这个任务是18日子夜,还没睡着,正迷迷糊糊。我们大房间住了四五个人,大队长来叫我,“快、快起床”。军人的职业敏感让我知道绝对是紧急任务。当时我就问:“什么任务?”他说首长命令,立即到281编队,我再问什么任务。他说:“到西沙去,打仗。”

没什么好说了,当时我还穿着短袖衣服,我把行李一卷,洗漱用品都没带,通讯员把行李往自行车后座上一放,带着我的行李骑上车就走了,我跟在后面一路到码头,一看281艇尾靠在码头(尾靠是舰艇尾部靠泊码头,舷靠是舰艇一舷靠泊码头。榆林基地港池面积不大,所以舰艇多为尾靠)。我跳上艇时,看到缆绳只剩下左舷的一条,我一上艇,便马上解缆出发了。

刘喜中大队长过来握了握手,不能客气了,马上开始工作。

于1958年又派军队抢占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的西沙和南沙的多少个重大小岛。■ 装备差异太大

上了大航线以后,大队长刘喜中马上开作战会议,只有他一个人讲,没有第二个人讲话,句句是命令。

这是281艇的指挥分工会议,谁做什么谁做什么,他说,到西沙的安全航海保证和作战的航海保证,由张毓清全权负责。

他还命令,一旦他刘喜中牺牲了或负重伤不能指挥了,第一代理人,是74大队张副政委,第二代理人是张毓清。

于1958年又派军队抢占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的西沙和南沙的多少个重大小岛。1月份是东北风季节,从榆林到西沙,确实是无风三尺浪。五六级风时,几千吨的舰都在海上“跳舞”。由于南越占领永乐群岛的珊瑚岛,我们每次航行都是越过它直接到宣德群岛。永兴岛是西沙群岛的主岛,在永乐群岛西南45海里。从50年代起,我们榆林基地的舰艇到西沙群岛巡航过77次。

为什么从广东东部汕头七百海里外派281编队来?我们榆林基地有4艘护卫舰,本来应该是最合适的,但是中国本来没准备打这场仗。加上“文革”期间,舰艇装备老旧失修,已经无法执行任务了。参加战斗的389扫雷舰,也不是作战舰,而且刚刚修好,连训练都没来得及开展,这次就以送水的名义派去了。

刘大队长跟我讲了他的情况,说他不熟悉西沙的航道。其实,军舰上的其它业务他都懂,航海、枪炮、机电、舰务,唯独不了解西沙航道。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我是“文化大革命”以前从大连海军舰艇学院毕业的,又在舰艇上干了6年,援越抗美一年半,于是要我来。

我是1967年从大连海军舰艇学院毕业,主动要求分配到南海舰队的。一起分来的有二十多名同学。大连海军舰艇学院非常严格,给学生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基础课都是清华、北大的老师来讲,专业课是英国皇家学院的毕业生、重庆号起义的军官来授课。入校时四百多名同学,全是高中生,75%淘汰率,没有补考一说,两门不及格就淘汰,最后只毕业了九十来名。

我们用了3小时,从榆林港来到永兴岛。我们这艘281猎潜艇的装备,和南越军舰的装备有多大区别?南越是4条军舰,都是美国造,总排水量吨位计8395吨,而我们是6条艇,加起来也没有它一艘军舰的吨位大,总吨位只有两千多吨。

271编队,两条艇加起来600吨;281编队两条艇加起来800吨;389编队两条艇加起来1200吨,都是中国自己建造的。南越每条驱逐舰都是一千吨以上。只有10号是护航炮舰,小一点,满载排水量945吨。

6604型271也是猎潜艇,就更小了,它的主炮是单管57炮。389、396的装备稍微大一点,主炮是85毫米炮,但速度太慢。

当时,在南海榆林基地,这是最好的了。东海舰队还有比南海舰队好一点的装备,主要问题是年久失修,这就是“文化大革命”的恶果,该修的没修,出不了海。

作为一支舰艇部队,一般的规律是,三分之一是在修舰;三分之一是训练的、课目完成之后,才能担负作战任务;三分之一是作战的。

南越全是美式装备,军火大,主炮是127毫米口径,是远程炮,能打十多海里;副炮是40炮。这些都是20世纪40年代的美式装备,各舰配有二座主炮。

于1958年又派军队抢占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的西沙和南沙的多少个重大小岛。我们装备不如人,参战人员体会最深刻。

■ 小艇打大舰的样本

281编队于1月18日中午到达永兴岛,当天下午就举行动员会。第二天,也就是19日,刘喜中早上继续做动员准备。就在这时,译电员非常意外地接到了呼叫281的呼号。

本来舰艇到码头后,按照规定,必须关掉船上的所有电台,用岸上电台联络。19日早上,281艇的译电员到282艇上去修电台,听到正在呼叫281、281,译电员说我是281,对方感到出了意外,因为译电员当时用的是正在维修的282的电台,呼号不对嘛。译电员赶快跑回281艇把电台接上,这才收到了呼叫。刘喜中就站在译电员的门口不动了,说:“你译一个字给我报一个字,精确到秒。”

于1958年又派军队抢占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的西沙和南沙的多少个重大小岛。这时候已经是19日早晨8点多,刘喜中命令立即紧急出航!

到十点的时候,我们两条猎潜艇271、274,两条扫雷舰396、389,对南越的四条舰,“陈庆瑜”“陈平重”“李常杰”“怒涛”,已经打起来了。我们去了以后,281向271上的指挥所报到,271指挥所指示我们立即去打击南越的10号舰“怒涛号”,那时谁知道哪个舰是10号?当时我的建议是,哪条舰最近,就先打哪条。这个时候,已看到我们的389舰开始抢滩,南越10号舰“怒涛”号撞了我们的389舰的舰尾,它的舰身一下子戳进去,又撤了出来,这样水就进去了,389不抢滩就会沉没。刘大队长采纳了我先打最近军舰的意见。

事先已经分工好了,雷达部门、测距部门给我报数据,还专门指定了一名战士一分钟给我报一次敌舰的距离和方位,我就在“舰操绘算图”上点点儿,一分钟点一个点儿,目的是测定对方的速度、在什么位置,我舰在什么位置,因为双方都是在快速运动的,这和在陆地上作战不一样。那时也没计算机,只有计算尺。我根据计算出来的数据向刘喜中报。这一仗打的就是我们俩,在装备不如敌人的情况下,就是用我舰的航向航速来打敌舰的航向航速。

当时测定的南越10号舰航向是270度,它的速度在加快,4.6节、6.4节、9.6节,我军的三个编队的航海资料唯一全的,就是我们281,都是精确到秒。

我说占领敌舰右舷135度,这时我艇与敌舰相距只有300米,在海上这是非常近的,我们就是要靠近打。小艇打大舰怎么打?只有靠我们的速度快了,我们是27节的速度。当时进入角太小了,我要求加大进入角。为什么要近距离打,因为敌舰主炮口径127,能打到远处,可是我们的舰离它一近,它就打不着了。它的速度比我们慢,只有9.6节,我们以27节的速度接近它。从它后面接近,就是追赶的意思,它的主炮和两门副炮,只能在离我们远的时候才能射击,我们追上来后,它就发挥不了作用了。

在指挥所里,我正跟刘喜中报告,281编队的信号班长正在发信号的时候,一发40炮弹就从敌舰射过来了,从信号班长的左耳、我的右耳之间穿过去了。老兵都知道,如果炮弹“揉……揉……”地声响,那还远着呢,但是没有声音的、感觉中嗖嗖的那种,就完了。我把脑袋向左一摆,他的脑袋向右一摆,炮弹就从我们俩中间过去了。

我们不理它,迎着它的炮弹向它冲,127炮有个死角,进入它的死角,它就发挥不了作用,它只能跑得更远了,40炮你打吧。我们以小的进入角接近它,它以为我们要进入它的左舷了,结果我们一进入就调头了,还是打它的右舷,一路打过来了,这么打了三个冲击。

于1958年又派军队抢占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的西沙和南沙的多少个重大小岛。于1958年又派军队抢占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的西沙和南沙的多少个重大小岛。第一个冲击,从后面打到前面,把它的指挥系统打掉。两舰距离非常近,能看到它们指挥所有5个人,右舷是钢板。我们的双管57毫米炮,一共8管,是自动的,像机枪似的,把指挥所扫光了,5个人没了。这就是因为发挥了我们速度的优势,是我们用小艇打大舰经典的一仗,后来被称作小艇打大舰的样本。

调回头来,发起第二次冲击,还打右舷,打炮位部分。打上甲板的两座40炮和127炮。

第三个冲击时,看到它不能还击了,我就建议以二打一,281打水线,使它沉没,282准备火箭弹加速它沉下去。结果看到它水线部分爆炸了,哗!裹着浓烟就进水了,舰船立即倾斜进水,他们的军人穿着橘红色的救生衣,往水里逃。水里橘红色的全是人。

于是就命令停止攻击、节约炮弹,按规定每次战役弹药的使用最多不能超过二分之一。实际那次都超过了,几艘舰都打光了。

这种情况下,我们发了三次信号,请示打捞俘虏,但这时收到指挥所命令,“敌机凌空,立即向我靠拢”。

现在依靠的就是281、282这两条艇了。271没炮弹了、舵机失灵,274没炮弹了,396也没炮弹了,中弹几十发;389已经抢滩。支援什么时候上来,不知道,指挥所心里也没底呀。

于是,我们立即向271靠拢。

回到礁盘以后,281、282是唯一还能作战的舰艇。为防止万一有敌舰后援到达,它们半个小时就能返回战区,我们还留有火箭弹等可以发射。

回来以后就是防空了,作战时,就是防空的事很紧张,什么吃饭啊,喝水啊都想不起来了,自己的血和战友的血粘在一起,上面敌机凌空,形势紧张得很。这时,我海军航空兵的飞机飞临战区上空。

西沙群岛海战,中国海军击沉南越护航炮舰“怒涛”号、击伤“陈平重”号等3艘。中国扫雷舰“389”号负重伤,18名同志牺牲。

19日下午,军委六人小组研究,决心乘胜收复被南越西贡当局侵占的甘泉、珊瑚、金银三岛,经报告毛泽东、周恩来批准,叶剑英向前线部队发出了收复三岛的命令。

■ 收复西沙群岛

19日中午开始,389抢滩后着大火,着了一个礼拜,拖回来了。牺牲的战友就地掩埋,重伤员留广州,271、274、396撤出。

我们在前线的部队请示,是把南越赶走就算了还是一鼓作气收复西沙群岛?很快就得到军委指示,收复西沙。(叶剑英同邓小平等经过研究,决心乘胜收复被南越侵占的甘泉、珊瑚、金银三岛,经报告毛泽东批准,1月20日叶剑英向前线部队发出了坚决收复三岛的命令,前线部队立即出动,向岛上的敌人发起攻击,经过战斗,逐次收复了三岛,至此,西沙群岛的永乐群岛全部回到了祖国的怀抱。来源《叶剑英传》,编者注)

20日,登岛作战,南海舰队的护卫舰214来了,带来了登岛的陆军。护卫艇42大队的护卫艇、快艇来了,在北礁搁浅了,没有参加上。

第二天,281编队的主要任务是巡逻和警戒。因为它火力和速度都可以。

9点35分发起登岛作战,10时06分部队登上珊瑚岛,11时20分扯下教堂上的南越旗子,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升起。珊瑚岛上的南越军人投降。上面也没有多少人了,一共抓了南越军队少校范文红等49个俘虏,其中一人是美国岘港领事馆派驻西贡集团第一军区的联络官杰拉尔德·埃米尔·科什。1974年1月31日、2月27日中国分两批释放遣返了所有俘虏。

在我们与南越交锋的1月19日,中央军委急调东海舰队3艘军舰赶赴西沙。(支持南越的美国政府,派出一支舰艇编队,从菲律宾附近海域驶向中国南海,叶剑英经请示周恩来同意,立即派出东海舰队的一组编队南下,以应付可能发生的意外。来源《叶剑英传》,编者注)

台湾海峡长期被国民党军方和美国第7舰队控制,从前中国海军舰艇来往于东海与南海之间,都要绕道进入太平洋,过巴士海峡,以免发生冲突。但是这次形势吃紧,毛泽东要求“直接通过台湾海峡”。也就是从马祖进去、金门出来,这段路程都在台湾军事力量的控制之下,我们舰艇通过海峡时无线电静默、闭灯航行。后来听说,有人把东海舰队军舰通过台湾海峡的情况报告蒋介石,蒋介石只说了一句话:“西沙战事紧呀!”中国有句古话:“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侮”。这或许是蒋介石与毛泽东的默契吧。

■ 艰难时代的出征

3月10日,开了庆功会,庆功会上也没提国际上的反应,当时正在“批林批孔批周公”,也没有大的总结会、没有对战役进行必要的总结,只是把航海日志全部封存、海图等原始资料全部上交了。海图作业,最完善的就是281艇的。作战结束之后,航海日志,海图作业,一点都不能动了,立即封起来,另外启用新的。

后来还追查电报接晚了贻误战机的事情,这是上面机关的责任。虽然我们打了胜仗,但是我们也没二话,检查吧。后来证明这是指挥机关的问题。军舰一旦靠岸,都要听当地的作战指挥所的指挥,舰上的电台一律都关掉。现在却是在湛江的南海舰队作战部直接呼叫281艇的电台,如果281的译电员不是到282上修电台,就接不到这个战斗的命令了。

我一直在想389舰的问题,389是扫雷舰,刚刚修理出来,修了好几年,训练也没搞,不具备作战的能力,就派上去了。389有运送民兵上岛的任务,所以它上面有手榴弹和火箭筒。海军作战,是不用手榴弹的,手榴弹是准备给登岛的民兵使用的。而火箭筒本身是舰上的装备,火箭筒是用来打潜艇的,它是打出一个面,用水的压力把潜艇压下去,用水下的压力把潜艇压爆炸。不是直接打到潜艇上。

说海战中装备不够还扔手榴弹,那都是后来不准确的以讹传讹。我看有些西沙海战的作品,这样描写不准确。

后来有人问我,你怕不怕打仗。我说,我军不怕牺牲,祖国主权不容侵犯。我也告诉他们,我当时上有老下有小,母亲、老婆、孩子怎么办,我思想斗争很厉害。接到命令以后,我也考虑过。打仗是要死人的,炮弹不长眼睛。第一次负伤时,是老大出生;第二次负伤时,是老二出生。打完仗,住院都住了半年。西沙战役中,我负伤是比较轻的,我的耳朵就是这次战役中,被我们自己的37炮震聋的。

这是共和国成立后海军第一次与外国作战,背后几亿人。
我也想过呀,老母亲国家养起来,妻子改嫁,孩子国家养到18岁。但是枪炮一响,没有时间考虑了,就玩命地打了,战友牺牲了、战争来了,消灭敌人是第一位的,保护自己是第二位的,我不把你干掉,你就要把我干掉,我拼着命也要把你干掉。

打完仗以后,再回想,唉呀,战争太残酷了!战争是要死人的啊。子子孙孙永远不打仗多好。可是,再一想,今后还有仗你还打不打?

西沙战役这个问题,在广大的干部战士看来,不光几个岛,广阔的海域都被南越占了,想打鱼都去不了。西沙、南沙的矿藏情况、水资源情况,当时各国都知道。我们巡航时,贝壳,海参一拣一桶。

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一度海洋观念不强,对海权不重视,海洋国土就不算。一个原因就是不懂。海权观问题,如果多有一点海洋意识就不会这样。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